導讀

  國脈集團董事長楊冰之以“首席數據官——數據時代價值發掘者的使命和成長之道”為主題,撰寫系列文章。上一篇文章,高度評價了首席數據官對于數字社會的重要性,分析了首席數據官的職責。本篇文章,闡述了CDO與CIO、CTO的關系,分析了CDO工作的挑戰性,進而呼吁要加快對CDO崗位技能的培訓和對崗位的全面認知。

  CDO的工作具有高度的挑戰性,首先在于這個新崗位的不確定性,這是新崗位的通常特征。崗位描述上的清晰不等于實踐中邊界的清晰,更何況本身就在不斷演進呢。

  先說說對這個崗位的職能認知——管理和運營數據,如果有這個崗位,是否還需要CIO或CTO?它們三者又是如何區分的?是包含還是各自獨立?從字面上看,三者之間的區分十分清晰,一個管技術,一個管信息,一個管數據。但是在真正的應用場景中,技術、信息和數據又很難區分,尤其是信息和數據,更難區分,或者很多組織干脆不區分。數據與信息的關系本身也莫衷一是,是遞進關系,包含關系還是相互融合關系?關鍵在實踐中也難以明確區分。

  一般來說,在一個組織,CTO和CDO是可以并存的,但是CIO和CDO如果并存就會經常打架。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CDO是數據時代CIO的升級版,隨著數據對業務經營和組織資產的支撐作用越來越明顯,從過去的管信息轉變到管數據,從管產品、技術和系統到管項目、規則和資產。

  其次,CDO工作的另一挑戰性在于高度的復雜性,說白了,就是具有很強專業性的萬精油。CDO的工作不僅僅要與數據打交道,還要與各種角色打交道,既是行業專家也是外交角色,作為項目的執行者,還牽涉到多個要素和多個復雜情形,要隨時處理各種突發狀況。

  再次,CDO工作高度依賴經驗,尤其是隱性知識,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工作,也具有相當的探索性。以數據治理為例,如果CDO自身不全流程走一遍,包括系統操作一遍,清洗規則設計一遍,以及對數據質量校核一遍,則難以對數據治理的價值有深刻理解。

  最后,就是CDO與組織的目標關聯性越來越大,對其要求會越來越高,與組織其他角色的沖突可能會越來越強。CDO在很多情況下扮演數字化轉型的急先鋒角色,會對其他工作崗位和利益造成一定的沖擊,這也是CDO工作開展可能困難的原因之一。

  因此,加快對CDO崗位技能的培訓和對崗位的全面認知,是CDO們能夠履職的前提,也是當前CDO們迫切需要的一場及時雨。尤其是對那些從其他崗位轉崗過來的,更需要進行知識、技能和觀念的更新。

 ?。ㄗ髡邨畋?,國脈集團創始人、董事長、首席架構師、首席研究員,浙江大學客座教授,著名互聯網、經濟學、大數據、物聯網與智慧城市研究專家)

更多精彩,請關注“官方微信”

qrcode_for_gh_3fb56a5f9578_258.jpg  

qrcode_for_gh_d37d7c6bd5cb_258.jpg

 關于國脈 

國脈,是大數據治理、數字政府、營商環境、數字經濟、政務服務專業提供商。創新提出"軟件+咨詢+數據+平臺+創新業務"五位一體服務模型,擁有超能城市APP、營商環境流程再造系統、營商環境督查與考核評估系統、政策智能服務系統、數據基因、數據母體等幾十項軟件產品,長期為中國智慧城市、智慧政府和智慧企業提供專業咨詢規劃和數據服務,廣泛服務于發改委、營商環境局、考核辦、大數據局、行政審批局等政府客戶、中央企業和高等院校。

責任編輯:wuwenfei